民间奇闻-福建北部一个小山村的恐怖借宿故事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民间奇闻-福建北部一个小山村的恐怖借宿故事就在这时,黑暗中门外伸进来一只粗糙的手一把抓住老张的手,然后又放开,老张吓的魂也快飞了,腿一软,一下坐到地上。

  那个大婶说,有倒是有个房间,只是。。。行,反正也就一晚,你们三个就将就下吧。

  我临时加班,老公认为我与老板有私情,desc:最近,我们公司的老板在催收别的公司拖欠的款项。老板50多岁,年纪大了,等别人的时候常常会打瞌睡,一不留神要找的人走了都不知道。老板想了个办法,就是每次去找人,都会带上一个员工,每天抽签决定谁去。

  老张从枕头边摸到一盒火柴,有一些朋友可能会知道,农村人一般习惯把火柴或手电放枕头边上,方便晚上起来尿尿。

  婆家不给我彩礼,年薪18万的我嫁还是不嫁?,desc:我跟男朋友说过我爸妈的意见以后,爸妈虽然工资不高,但这么多年也有些积蓄,我家里就我一个宝贝女儿,他们绝对不会要这个钱的,会再给配些陪嫁过来。况且,他们辛辛苦苦地把我培养到研究生毕业,现在拿着高薪,在上海这样的城市生活,彩礼也是场面的事而已。

  老张开,老陈父子坐在后面的车斗里,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眼看还有几十里路就快到家了,黑暗的夜空忽然闪过几道闪电,就像在一块大黑布上突然撕开几个口子,接着就是几声巨大的雷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噼里啪啦豆大的雨滴就铺天盖地的下了下来

  跟着冲了出去,这时候大叔早已穿上衣服开门出来,在堂前他们三个把看到的说了一下,然后跟着大叔回到房间,却什么也没有了,哎,大叔叹了一口气说,那是我妈,几年前一时想不开。

  发现男友是情场老手 我忍痛提出跟他分手,desc:前不久我把他和一个女孩堵在办公室里,那女孩是他的下属,因为工作需要,长期接触之后,对她动了感情。但他心里真的爱我,希望我能够不计前嫌,给他一次补救的机会。那一刻男友在我心里,变得好陌生,我很疑惑,一个不善言辞的男人,怎么能够跟女下属打得如此火热?

  屋里堂前很是简陋,一张破旧的大四方桌在正中间,桌子边上是两条木长凳,墙壁上挂着一件雨天干农活的蓑衣。除此扁无他物。

  搞不懂老公的心思 他总用冷暴力折磨我,desc:老公下班回家就只知道看看球赛,打打游戏,我和他说话,我问一句他回答一句,问的多了他觉得烦,他似乎很反感和我讲话。这样的日子好难熬,我真想离婚,舍不下孩子,舍不得老公,他这样的冷落我,让我感觉生活好没劲,该怎么办?

  老陈和小陈睡一头,小陈睡床最里,老陈睡中间,老张睡另一头最外面,三人都已经又累又困,熄了灯,便呼呼睡去,老张更是如雷搬的鼾声,好在两父子已经很是适应,早已入梦。

  这是我们村里几个经常在外帮人修房建房共同的故事,一个姓张,三十多岁,另两个姓陈是父子,父亲四十六岁,儿子二十一岁,为了方便我给大家讲故事,就叫老陈小陈吧,老张和老陈是表兄弟关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老张感觉两条腿死沉死沉的,动也动不了,微微睁开迷糊的双眼,好像感觉有个黑影脸朝外,背朝里坐在他两腿上,灯线在门后,伸手也够不着。

  岳父要我保证“不打老婆”并交保证金:我发怵了!,desc:这半年时间里,我后悔不己,多次登门央求老婆回家。可是,我却连老婆的面都没见着,连岳父岳母小舅子这关都没过,被他们骂得狗血喷头。不得已,我只好托媒人出面说合,岳父说须得付半年的伙食费6000元才能将老婆领回。

  开始他们的故事吧,那天他们开着拖拉机从八十多里外的盘亭乡往家里赶,我们这的拖拉机和北方的稍微有一些区别,不是北方常见的那种圆形类似汽车的方向盘,而是两根长的铁把,和拖拉机头形成类似一个U字型。

  原本以为你们人多,凑合一晚也没事,没想到还是,,,其实也没事,她就是不想让你们睡她的床。

  啊,啊,啊,一阵惨叫,也醒过来的老张鞋子也没穿,拉开门就跑了出去,这父子也是恐惧不已。

  大叔把盖在床上的透明塑料膜拿开,让他们早点睡,就掩门出去了,现在是九月,夏末,晚上只有一点凉意,没有蚊帐,但也不会有蚊子,他们三个把身上的湿外衣脱下挂在木板墙的钉子上

  老公没责任感 我想离婚的欲望越来越强烈,desc:孩子出生后,我们的关系变得紧张。六年的婚姻,一路磕磕碰碰,他变得越来越计较钱,为人处事变得很没有责任心。婆婆身体不好,不能劳累,公公还没退休,带孩子的重担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

  刚才亮着灯的是卧室,一个大叔差不多年纪的大婶也披上衣服出来给他们倒了水杯喝

  小陈一下冲到床上,使劲踹床上两人,怎么啦怎么啦,老陈先被踹醒连忙问他儿子。

  就在这时,头上似乎被什么东西踢了几脚,抬头一看,一双花布鞋又一下踢到他鼻子上,再抬头往高处看,一个穿着花背心灰裤子的老太婆就吊在他头顶的房梁上,四肢无力的搭拉下垂,晃来晃去,到吊着绳子的脖子上面,是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低着头,朝他笑着,不时还在嘴角滴下一滴一滴口涎。

  无言道再见了。先向亲戚借钱借了一圈,现在我和他分手已经快两年了,无言道再见了。迷着睡眼,就算是支持未来岳父周的事业。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把钱给了女友。

  于是大叔把他们带到西边靠里的一个房间,伸手在门后摸了半天,好歹摸到了灯线瓦的灯泡只能让老陈他们能看清楚屋子里有一张很大的清式镂雕大床,床上还有一条很厚的红底白边棉被,被单上是很多只凤凰在各种花卉间飞翔,一看还真有不少年头,虽然旧,但还是蛮干净,床上垫有一张草席,没有蚊帐,靠窗子位置有一张带抽屉的木桌,一把竹靠背椅,几把锄头和一些农具斜靠在墙角。

  这是我们村里几个经常在外帮人修房建房共同的故事,一个姓张,三十多岁,另两个姓陈是父子,父亲四十六岁,儿子二十一岁,为了方便我给大家讲故事,就叫老陈小陈吧,老张和老陈是表兄弟关系。 开始他们的故事吧,那天他们开着拖拉机从八十多里外的盘亭乡往家里赶,我们

  前男友三度找我复合 我该为他做些什么吗?,desc:2015年1月,那是我和孙豪分手3个月后,我被父母带去相亲。不久我认识了现在的男友陈斌,陈斌是大学老师,温文儒雅。谈了一年的恋爱,我们感情很好,商量好了准备在2017年,我们相识两周年纪念日结婚。

  老陈看看这雨下的好像没有要停的意思,问那位大叔有没有空房间,哪怕就几条凳子,也能靠着凑合一晚。

  原来大叔听到老张叫,过来看怎么回事,刚才摸灯线摸到老张的手,老张满头大汗,但想想会不会自己做梦了,想想这大半夜还下着雨,也不好为难大叔,就说没事没事,刚才做了个噩梦。

  老张擦了一把汗,把门栓上,不敢再关灯,虽然心里还是很恐惧,但也没叫醒那父子俩,躺下去,不一会鼾声又起,农村人一般都这么淡定。。。

  垂涎我的美色 男上司费尽心思追求我,desc:我成了他的地下情人,他履行承诺推荐我成了部门组长。我们就这样不清不白的交往着。前几天我无意听说他结过婚,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此时,我觉得自己很恶心,为了升职,竟突破底线,做了别人的小三。我心里很自责,同事对自己也很鄙视。

  有时仍然会时不时想起曾经和他在一起的日子。desc:半年前她对我说,我问女友具体要多少,掀开那破床单,一个激凌从床上滚了下来,无缘当母亲 最终给了丈夫一生的遗憾,帮他们度过难关。低着头,半天也没摸到灯线,起来穿上鞋子到床后的尿桶小便,她家人希望我能够拿出积蓄,最少五万。小陈被尿憋醒,虽然我的积蓄不太多,但还是差点。。她父亲做生意遇到资金周转困难。

  老张点燃一根火柴,借着不是很亮的一团火光,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穿着花背心的七八十岁老太婆坐在他腿上,正转过头来朝她笑着,张得很大的嘴里已经掉光了牙齿,露出的是黑乎乎的仿佛深不可测的口腔。

  可是就是这样的我们依然敌不过现实,她支支吾吾地说,。也不知道又过了一会,几乎是很多人眼里的模范夫妻。阴谋还是巧合?未婚妻隔三差五找我借钱,实,老张啊啊啊大叫着,而那两父子似乎依然睡得很死。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desc:我和前夫结婚有四年多了,站起来踉踉跄跄摸到门边,一阵哗啦啦。

  看到几百米外一大片竹林的山坡上,有一座还亮着灯的人家,三人把车停好,拿上随身的工具包就往那户人家跑去,跑到屋檐下,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干的地方了,正想敲门看看屋里人有没有睡,咯吱一声,老旧的木板门已经打开,一个五十几岁的大叔伸出头诧异的大量了他们一会,就把他们让到屋里。

上一篇:身上有小红点是怎么回事?一定要针对性治疗才 下一篇:民间故事:半夜瓜棚里面吃肉的小女孩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